樵志小記

George's notes

「永久」是一種理想,也就是說現實中很可能並不存在真正永久的事物。然而在所有聲稱「永久」的事物中,永久的愛與永久連結大概是最接近詐騙的兩種類型。

如今,九二共識其實就像傳統鳳梨酥,後者沒鳳梨、前者沒共識。也好,行銷手法罷了,鳳梨╱旺來酥畢竟好聽嘛。不過,為免詐欺之嫌,你必須隨時用醒目的字體說明內容物,例如:好運鳳梨酥(使用冬瓜餡,非鳳梨餡)。

又例如:九二共識發大財(實為促進統一,不保證發財)。

這個世界正迅速喪失專心的能力,人類維持注意力的平均時長如今比金魚還短──只有八秒。短短八秒,我們能指望人類做出多高明的理性判斷?

所以說,為了營造良好的生活環境,我們應該把投票權交給金魚。

低頭族令我傷感。每回在路上看見,都會想起那隻已經死掉的笨狗一面瘙癢一面跑,最後免不了滑倒的模樣。

低頭族令我傷感,而且沒有那隻笨狗一半可愛。

要戒除成癮,你必須提供患者足夠感興趣的替代品。所以要戒除手機癮,你必須⋯⋯嗯⋯⋯必須⋯⋯要不先上網搜尋「有趣的東西」?

咦,原來用Mac看Netflix必須用Safari才支援1080p,其他的瀏覽器最高都只有720p而已。

年終是清單旺季。回顧今年出版的文藝作品,回顧變成爛舊聞的爛新聞。一面企圖幫你在資訊爆炸時代挖掘真金,一面產出更濃稠的資訊塞到你嘴裡。吃吧吃吧吃吧不吃多可惜。

再列一份「死前必●」清單,一輩子就這麼囫圇吞下去。

筆記一下。在macOS雙開(或多開)同一個軟體的命令行指令:

​ open -n /Applications/Books.app/

這樣一來,同一本書也可以多開,方便來回參照。

對非教徒而言,耶誕夜的價值、象徵、模式與其說來自耶穌,更多來自炸雞、禮物、燈飾、西餐廳和賓館。然而正是因為連這麼膚淺的聯繫都缺乏,才讓人無意間感到更為孤單吧。這也是資本主義的副作用之一。

聖誕夜讀《逃避自由》,看到這段:「與價值觀、象徵、模式欠缺關係的狀態,我們可以稱作精神上的孤獨,這種孤獨與身體上的孤獨同樣難受,甚至可以說只有當精神孤獨的時候,身體的孤獨才變得難以忍受。」

宮崎駿的《魔法公主》如果直譯為《物怪公主》,也許在華語世界的名氣不至於落後其他作品那麼多。

3D Touch最令我羨慕之處在於可以用來移動打字時的游標。今天才發現在iOS 12之後,沒有3D Touch的iPhone(例如SE)也可以長按空白鍵來移動游標了。

調查一個人喜歡的電影、戲劇、音樂、小說,就能判斷他的政治傾向。常人的政治判斷往往由美學左右,而非理性分析。

就讓藝術歸政治,政治歸藝術。

據傳Amazon將在台灣開電子書城。看來繁體電子書的培育期已經結束,足以讓Amazon進來收割了。

「⋯⋯候選人關心的不是提出論據,他們比較重視的是『留下』印象,這正是電視的長處。辯論後的評論通常都避免對候選人的觀點提出評述,反正也沒什麼可評述。在民眾心目中,這種辯論還比較像是拳擊比賽,重要的問題是『誰把誰擊倒?』答案要看雙方的『風格』──他們的外表如何、如何運用眼神、微笑,怎樣說俏皮話。⋯⋯自由世界的領導人就是這樣由電視時代的民眾選舉產生的。」

──《娛樂至死》,Neil Postman

悲劇發生:隨著iOS 12推出的Apple Books不會與之前版本的iBooks同步。

今天因故登出了第三代iPad上的iCloud,重新登入之後iBooks上的書就都不見了。

早上有大量App更新,過後Siri Shortcuts突然變得奇快,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