樵志小記

George's notes

https://t.co/Ru2bYOFcRa

iOS前資深副總裁Scott Forstall的專訪,他離開Apple五年來首度公開談論開發iPhone的歷史。有好多與Steve Jobs之間的軼事,非常值得一看。 https://t.co/Ru2bYOFcRa

Our civilization has out-grown the need for a clean, well-lighted place. Instead, we now need ubiquitous wifi and free charging stations.

雖然介面說不上美觀,使用體驗也好不到哪裡去,但Calibre是目前唯一能讓我安心集中管理電子書的工具。簡單來說,Kindle、iBooks都是「讀書軟體」,Calibre則是藏書軟體。https://t.co/CRaXaEpePu

在串流和算法當道的時代,最讓我懷念的其實不是片中所說的社區和人情,而是一排一排逛架子發掘片子的樂趣。有些當紅的片子面朝外,有些只看得到側面的片名,既沒有製作群的介紹也沒有觀眾的評比更不能交叉搜尋,卻往往有更多驚喜。https://t.co/S2DDRj1Bj9

我懷疑是否真能透過Google搜尋整個網際網路的內容。能引起我興趣的網站若不是在第一頁的前三名,就是在第10頁之後的深壑中。幾乎可以肯定還有更多排不上名的內容被掩埋在網海底的淤泥中。

會有這種時候吧。讀著一本小說,突然之間覺得自己要被撕碎了,想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。明明是虛構,卻反而讓眼前的真實世界都變成嘲弄的隱喻,讓理所當然的生活變得卑鄙而不堪。

這世上有兩種人:一種在二十六七歲便殞落,是善感的人;另一種則是繼續活下去的其他人。

【新稿自推】《Apple Pay手遊上線啦!》 「2017年3月,Apple Pay開放台灣區使用。嘩~地一下子iPhone用戶綁了幾十萬張信用卡進去,開始到處嗶嗶嗶。我也試用了幾天,覺得這項產品真適合我,但同時又打從心底不在乎。」https://t.co/CTgB7QUjmZ

雖然一直是Duckduckgo的忠實用戶,但也不得不承認我搜尋時常常用上!g、!gtw或!gjp

在Uber之前,我幾乎不搭計程車,只因搭乘體驗差的機率實在太高。現在Uber退出台灣,我也只是回到不搭車的生活而已。#就算是偏見

我很不喜歡在評論的時候太輕率地使用全稱,像是台灣人、異性戀者、歐巴桑(大媽)、男人、金牛座等等,因為我相信個人,而每個個人應該都是獨特的,難以被全稱概括。

為了不用現金,你願意多帶幾張卡片?多載幾個app呢?

人行道首先是給商家擺攤、家戶放盆栽,然後是汽機車停車場、行道樹的家,最後剩下的空間才是給人走的嘛! 所以被自行車叮叮叮到底有什麼好抱怨的?

雖然從小看到大,但我永遠無法習慣女性打掃男廁,不論她的年紀多大。#憋尿感言

Trump是美國社會困境的因還是過?選舉就要結束了,接下來呢?

文學難道不就是寫下那些「有的沒有的事」嗎?比起「有的事」,「沒有的事」通常更顯真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