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樵志

那個故事你也很熟悉了。

從前從前,有個平凡得沒什麼好著墨的男子。對他的身高長相、飲食偏好、星座血型、掛在嘴上的口頭禪、用哪牌子手機、投藍還是投綠,我們都一無所知。真要說他有什麼特質,就是懶惰了一點而已;那懶惰的程度不比你少許多,也不比我多太多。

總之是個無聊的傢伙。

更糟糕的是,在這傢伙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我們也提不起勁好好考究。有三個人說他就是懶:上課的時候不專心,惹老師生氣,所以施以體罰。老師當時究竟是怎麼說的,已經沒有人知道,我試著想像那個現場,也很難推敲出一個對勁的句子。

「你,去外面砍樹!」大概是這樣。

現在一想,處罰的方法那麼多種,究竟為什麼偏偏要他砍樹呢?莫非其實是要他去「看書」,只是這笨蛋聽成了砍樹?但如果是聽錯了,怎麼又剛好有那麼一棵特別的樹,讓他砍個沒完沒了呢?再說要比無聊,大可以罰他推石頭呀!

結果那棵樹比他更知名。號稱「不死之桂」,也有人稱它「金鋼桂」,總之不論人怎麼砍,這棵桂樹都能在短時間內自癒,絲毫不留痕跡。樵夫(原本可能不是樵夫,但一旦開始砍樹就合於樵夫的身分了)的任務是砍倒這棵桂樹,他卻永遠也無法達成。當然即使是樹也沒有樂於被人砍的道理,所以對樹而言,這恐怕是更大的悲劇。

樵夫每一次揮舞都變成枉然。可是,他依然揮舞著。

仔細一想,這其實不合他的個性。如果他真的如傳說所聲稱的那麼懶惰,他大可停下來,說:「管他媽的,老子不幹了!」然後丟下斧頭在桂樹下納涼。但不知有什麼力量在運作,他每天依然奮力揮舞斧頭。

樵夫身邊坐了一人,他也沒做什麼,就在那看著。他也疑惑著,不知為什麼樵夫要繼續做他那沒有意義、沒有盡頭的荒謬工作。看著看著,他決定把那記錄下來,看樵夫劈了一斧頭,他就喀答喀答地在鍵盤上敲下些什麼。

介於發生與沒有發生的模糊地帶。樵夫劈下了什麼,那人記下了什麼。同時,似乎什麼也沒劈下,什麼也沒記錄下來。

我就以那徒勞為榜樣。


樵志信箱: [eternallogger@gmail.com](mailto: eternallogger@gmail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