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樵志

@eternallogger

極端保守的問題在於無法靈活應付時局,尤其當科技不斷帶來新的挑戰時,舊方法常常沒有辦法處理新問題,甚至會加劇既有的問題。極端進步則高估了世界的靈活性,以為新問題總會有新解法,卻忘了人類受限於自身的極限,所提出的解方幾乎都等同於新的問題。